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菠蘿蜜app短視頻 >菠蘿蜜app短視頻 菠蘿蜜app短視頻

專家觀點丨電力市場交易機製尚未完善

2017-07-17 11:46:16 AM

    “共享”已成為當今社會的核心關鍵詞之一。共享的本質是讓資源在更大範圍內流通起來。我國電力工業長期以來形成的“省為實體,就地平衡、分區域平衡”的發展模式,已越來越成為能源加快轉型步伐的羈絆,掣肘著清潔能源電力的消納水平。要把共享的發展理念真正融入電力工業發展實踐,迫切需要破除計劃經濟體製束縛,打破省間壁壘,構建全國統一電力市場,讓遠水解近渴成為現實乃至常態。


建設全國統一電力市場是關鍵


    在我國,構建全國統一電力市場不是人為選擇,而有其客觀必然性。


    就清潔能源分布而言,我國近80%的水力資源集中在四川、雲南、西藏等西南部地區,風電、光伏發電開發條件較好的地區也集中在西北和北部。而電力負荷占全國總負荷2/3以上的東部沿海地區經濟發達,但能源資源量卻十分貧乏。在電力行業人士看來,這種能源資源分布和區域經濟發展的不均衡性,是建設大電網、構建大市場的客觀需求。


    然而,長期以來,我國電力發展缺乏統一規劃和科學布局,追求局部就地平衡,缺乏清潔能源跨省跨區消納政策和電價機製,造成清潔能源消納問題難以得到根本解決。


    本世紀初,有知名電力專家組織開展了“在市場體係建設中打破地方市場分割對策研究”。研究指出,20世紀80年代國務院製定的“政企分開、省為實體、集資辦電、聯合電網、統一調度”的20字電力體製改革方針扭轉了全國缺電局麵,但繼續實行的“省為實體”則延滯了全國統一開放電力市場的形成。研究認為,“要根據電力行業的實際情況從電力係統內部及外部,努力破除一切阻礙建立全國統一、開放的電力市場的體製性障礙。”


    經過十幾年發展,尤其是電力體製改革的穩步推進,電力行業內部“集中、垂直、一體化”的壟斷體製已被打破,“管住中間、放開兩頭”的體製架構逐步形成,而“地方市場分割”的外部體製性障礙不但沒突破,還有加劇的趨勢。


    尤其是在進入“十三五”以後,受宏觀經濟影響,電力市場總體供大於求,有些省份為保證本省火電企業不虧損,要求減少外購電,省間壁壘越來越明顯,實現清潔能源省間交易和消納的難度越來越大。


    對此,中國電科院副總工程師蔡國雄指出,新一輪電力市場化改革的關鍵就在於盡快建立全國統一的電力市場,要通過建立統一電力市場的核心交易機製,規範各級電力市場秩序,打破電力發展和交易的地域界限,降低市場主體之間的交易成本;通過設定合理的分配、補償機製,讓清潔能源送出方和接收方獲得共贏。


    他同時提出,電力市場範圍越大,競爭越充分,電力優化配置效率越高,規模經濟性越顯著。隻建設省電力市場、區域電力市場,無法適應全國電力優化配置需要。事實上,跨區域的全國電力優化配置需求正在逐年迅猛增長。


電力市場交易機製有待健全


    成立於2016年3月1日的北京電力交易中心,作為全國性電力交易平台,從一出生就肩負著“按照市場化原則和方式,引導能源合理流動和優化配置,促進清潔能源大規模開發和高效利用”的使命。


    北京電力交易中心工作人員李國棟介紹,目前我國電力交易組織以中長期交易為主,在新能源消納方麵的采購模式,主要是按照國家政策要求保障性優先消納。在此基礎上,對於西北、東北等消納困難地區,北京電力交易中心及有關省交易中心通過創新交易品種、挖掘交易空間等方式,通過市場化機製促進新能源消納。由此,才有了西北、東北新能源發電企業與受端電力用戶的直接交易,西北新能源與上海、河南、重慶等火電的發電權交易,湖北、江西的抽水蓄能電站與西北低穀風電的市場化交易……


    上述努力換來了這樣一份成績單:2016年,國家電網經營範圍內累計消納清潔能源電量11893億千瓦時,占全社會用電量的25.3%,其中,省間消納清潔能源3628億千瓦時,同比增長9.8%,相當於北京、上海、天津、重慶4個直轄市2016年全社會用電量總和;風電、太陽能等新能源省間外送電量363億千瓦時,同比增長23.5%;今年1~5月,新能源省間外送力度加大,電量達217億千瓦時,同比增長32.7%。


    然而,即使是“32.7%”的高增速,也無法掩蓋我國新能源參與市場交易的重重困難。


    李國棟說,一是我國電力市場尚在建設中,對應的市場機製與規則尚不完善,中長期交易不能很好地適應新能源發電的波動性特點,一定程度上製約了新能源參與電力市場的比例;二是新能源消納還存在市場壁壘,省間交易不能由市場主體自由開展,購買外來清潔電的意願受到製約,限製了新能源消納的市場空間;三是新能源參與電力市場交易的屬性還在探索中,大多數新能源電量仍為保障性優先消納,新能源企業參與市場的意願也不明確,尚未形成以市場為主確定新能源價格的機製。


    顯然,在當前以計劃為主、以省為實體的體製下,單靠深挖新能源市場交易空間所形成的消納規模是有限的。世界風能協會副主席秦海岩曾指出,棄風限電的存在並非是因為風電的消納存在技術性障礙,而是由於發展風電觸碰到了傳統電力市場的製度性安排。現有電力體製下,火電依托主管部門製定的計劃電量,獲得事實上的優先發電權,壓縮了風電的發展空間。


    為此,國家電網公司在今年二季度新聞發布會上發出倡議:加快建設全國統一電力市場,逐步放開發用電計劃,將發電權交易、直接交易等交易機製納入電力市場體係,完全放開省間交易。


    李國棟認為,完全放開省間交易,就是要放開電力和售電企業的省外購電選擇權,將優先發電安排以外的輸電通道容量麵向市場主體全部放開,鼓勵市場主體積極參與新能源電力直接交易。


    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國電湖南分公司總經理劉定軍在接受本刊記者專訪時也呼籲,“堅持電改市場化方向,讓一切可以通過市場解決的問題都交由市場解決,避免對具體電力交易過多幹預,營造公平、有序的電力市場環境。”


輔助服務分擔共享新機製亟須建立


    清潔能源發電具有隨機性、波動性強的特點,其大規模並網消納必須依靠電力係統良好的調峰及輔助服務能力。作為本輪電力市場化改革的重要內容,電改9號文將“建立輔助服務分擔共享新機製”列為重點任務之一。


    在建設全國統一電力市場的基礎上,配套建立調峰及輔助服務機製,將使電網擁有更加豐富的調控手段和調峰、調頻等調節資源。


    我國東北地區電力輔助服務市場化機製建設走在了全國前列。為應對東北用電負荷增長緩慢、供暖麵積大幅增加、熱電矛盾和新能源消納困難加劇等問題,早在2013年11月,國網東北分部就決定開展電力調峰輔助服務的市場化方向研究,並與東北能監局達成一致意見。


    東北調峰市場自2014年10月正式啟動以來,火電廠調峰意願不斷加強。據統計,東北地區目前約有89%的火電廠主動要求深度調峰,77%的火電廠通過參與有償調峰將負荷率調到了50%以下,電廠的調峰機製由原來義務、被動變成有償、主動。期間,東北地區風電累計受益電量110億千瓦時,相當於少燒330萬噸標煤。


    據國家電力調度控製中心透露,福建、新疆和山東等地也正在積極開展輔助服務市場建設準備工作。5月31日,國家能源局山東監管辦正式印發《山東電力輔助服務市場運營規則》,將山東省調直接調度機組和送入山東電網的跨省區聯絡線納入輔助服務市場,通過市場機製反應輔助服務價值。


    華南理工大學教授陳皓勇認為,雖然在國外電力市場中調峰不被認為是一個輔助服務品種,而是在現貨市場中解決的。但在我國電力市場的過渡期,建立單獨的調峰服務市場也是一種可行的選擇。在現貨市場(日前、日內、實時交易)建立前,電力平衡主要通過調峰和輔助服務來解決。


    由於輔助服務與現貨市場是強耦合關係,國家電網公司正在研究促進清潔能源消納的現貨市場和輔助服務實現模式,積極開展跨區域省間可再生能源增量現貨交易試點。


    今年2月,國家能源局正式複函,同意先期開展四川、西北等水電、風電、光伏跨省區可再生能源現貨交易試點。待《跨區域省間可再生能源增量現貨交易規則》審批通過後,上述試點將正式啟動。


    在國家相關政策沒有完全出台的情況下,國家電網公司自今年1月7日起按“事前詢價、日前定量、日內調整”的模式組織開展富餘新能源跨區現貨交易,充分利用跨區通道能力,將西北、東北地區富餘可再生能源送至華東、華中、華北地區。截至6月18日,國調中心累計組織跨區日前交易943筆、日內交易308筆,減少棄風棄光30.67億千瓦時。


    此外,當前關於可再生能源配額製和綠色電力證書交易製度的討論十分熱烈。今年7月1日起,已獲綠證的發電企業將在全國綠證自願認購平台上正式掛牌出售綠證。國家能源主管部門也在研究適時啟動可再生能源電力配額考核製度。這一對配套製度著眼於加大考核力度和凝聚社會共識,加強對消費側的激勵和引導。由於目前還處於自願認購階段,市場空間如何有待進一步觀察。

 

    不破不立。隨著能源革命向縱深推進,解決清潔能源並網消納問題成為重中之重。在全國一盤棋思路的指引下,那些阻礙資源優化配置的傳統模式終將被打破,“市場之手”將開始彈奏更加有力而靈動的樂章。